对话 | 张宁:真实且有力量的影像最动人
  发布时间:2020-11-29      浏览次数:399

在众多电影类型中,剧情片往往被赋予最丰富的可能。一部剧情片,可以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伟大篇章的重现,也可以是蛰伏在人们内心深处难以吐露的隐秘情感的出口,还可以是对于脍炙人口的神话故事、戏剧小说的解读呈现,甚至还可以是任何存在于脑海的奇思妙想的转化。传达主题思想,塑造人物角色,讲述故事情节是剧情的特点,故事的剧情变化或角色性格的发展是带动整部电影的进行的主要方式。拥有这些,人们就能轻易点燃剧情片创作的火花。也正因如此,剧情片能够很容易地挑动观者的感官,使观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剧情短片如何才能在较为有限的时间里把故事讲好,让观者融入到影片的世界中去,得以观创作者所观,感片中人所感?我们采访了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主竞赛单元剧情组的评委张宁,谈了谈他对剧情短片的看法及参与评选的感受。

 

张宁,常用笔名支离疏,自由作家、影评人,曾任娱票儿电影记者组负责人、资深电影记者。有多篇影评作品发表于中国电影博物馆馆刊、南方周末电影版,与诸多著名电影类自媒体保持长期合作。曾连续担任2016年度、2017年度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频道传媒大奖评委。

 

CSFF:您有担任过其他长片的电影节评委的经验,这次您担任短片节的评委,感觉短片的选片工作和长片选片有什么不同?


张宁:第一是明显短片选片在精力上更能应付,第二是确实能看出非常多的惊喜。因为有些质量不太好的长片作品,看了半小时左右就知道大概什么水平了。但是短片还是有非常多的惊喜的,因为短片比拼的就是一个创意的点,还有剧情的爆发力,看起来很享受。所以最大的不同就是观感明显更舒服一些,让人更加享受。

 

CSFF:您觉得本届短片节剧情类短片作品的整体水准如何?


张宁:整体水准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做短片的评委,但是我看过很多国内外的,尤其是一些学生作品,包括一些新生代导演的短片作品。其实一开始我对短片这一块的预期不是太高,但是这次短片节的整体作品质量是超出预期的,尤其是国内,还有中亚、南美这几个地理区域的一些作品,让我觉得很是惊喜。

 

CSFF:选片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作品令您印象比较深刻呢?


张宁:做评委的这两轮的选片,每个人要投出十几部入围的作品,那十几部其实都是我印象比较深的。让我能够一下子想起来的是一部外国短片,讲的是一个小女孩如何去救一只猫的故事。另外一个故事它反映的是一个养老院里一群老人生活状态,我也非常喜欢。还有一部印象深刻的短片,讲的是一个小男孩打破了一户人家的玻璃,想方设法补救的故事,这个故事表现贫富差距,但很温馨。这三个故事给我印象特别深。

 

CSFF:从您的回答来看,您似乎更偏爱情感比较温馨的短片?


张宁:我非常喜欢偏写实的、非常真实的、有力量的,哪怕是有些粗糙的影像,它也可以有情感的温度。我记得这次有个国内的黑白短片作品,讲述的是农村留守小女孩儿的故事,是一个大概十分钟左右的影像,在真实的农村拍摄的。从画面来看,道具、灯光等等都缺乏美感,但是这个片子特别有力量,给我印象特别深。

我更加喜欢这种真实的有力量的,即使他的创意非常简洁,但是能够直击人心,能明显感觉到创作者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很多其他的花里胡哨的作品,它用的技法太多,想法也太多,导致的结果一是我感觉不到短片的主题到底想表达些什么,二是它没有力量,只能看到炫技或者是在表达很自恋的东西,这些我就不太喜欢,当然这是我个人的一些审美标准。

 

CSFF:真实才能最打动人心,对吧?


张宁:对,我个人是这样觉得的,尤其是短片这一类。当然我也并不反对那些有一些技法非常漂亮的天才式的作品,哪怕他有很多幻想、超现实的因素,我也很喜欢。但是整体来说,我可能对写实的这一块更加的情有独钟吧。

 

CSFF:您认为目前国内短片处于怎样的水准,它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是什么? 


张宁:我们很多评委之间都认识,也经常聊天,说到这个问题,其实国内短片领域的整体水准还是让人非常担忧的。这群新生代的想做短片的创作者们,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够真诚。真诚的意思是创作者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你拍这个故事的初衷是什么,这个故事跟你自己的生命体验到底有没有深刻的联系。不是说你的老师、同学、朋友给你一个剧本后说:“好,我们一起拍一个”,拍出来之后可能会得奖,可能还会有点名气,你可以对外说我拍过电影,但这都是非常虚荣的东西。

我从中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的温度,感觉不到导演有任何的热情、爱或者想法在里面。他们不断地在融入一些非常生硬的技巧、创意跟想法,其实大家都已经用俗套了。我觉得这些年轻创作者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拍的东西跟他自己的生命是割裂的,我感觉不到他的作品里有自己的生命体验。

还有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我也跟一些选片的朋友聊过,就是有一部分短片创作者的初衷和目的不是很纯粹,我看到国内的短片尤其是院校集体投的作品,很大一部分都属于类型片。类型片是什么?第一是悬疑,第二是犯罪,还有一些别类型,有很多类型短片给人的感觉是非常直观的,就是我希望这个短片能拿到投资,然后去拍长片。我知道他特别想向观众和选片人表现出这个故事有多么巨大的发掘潜力等等,但是我觉得这很不好。拿来出来给你们看一下,觉得好就给我投一点钱,我好拍成长片,我觉得这个目的是非常不纯粹的。

 

短片本身是一个独立的表达的载体,是一种影像的形式,并不是长片的一个样片。当然,很多长片都是短片的前身发展过来的,像毕赣的一些作品。

可能一些新生代的创作者把短片当成以后拍长片的练习。我觉得有这种念头也没错,但是不能给有限的短片赋予太多的重量,我们作为评委看着这样作品会很不舒服。我还是喜欢一些简单明快、能感觉到创作者生命经验跟情感温度的东西。把这一点作为创作者的初衷,会更纯粹一点。

其实国内有部分创作者还是很有表达创作的造诣,也在坚持自己纯粹的初心,但我们还是希望在更多年轻新生代创作者身上看到这些精神!所以我觉得国内的短片作品,在创作初衷、态度、表达技巧等方面,还是有很多需要改变和提升的。

 

CSFF:疫情之下,短片节的参赛作品数量其实是逆势上涨的,对这个现象您怎么看?您对今年短片节有哪些期待和祝福?


张宁:逆势上涨,这明显说明大家可能都憋坏了,憋坏了就自己天天写剧本、创作,这是好事,集中精力心无旁骛对创作优秀作品至关重要。

我觉得短片节办得特别好,聚焦短片,对短片的各种艺术形式非常包容。比如说我们这一批评委,组委会没有对我们提出任何审美上的要求,是非常多元、开放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姿态。

我认为短片节一定要开放和多元,包容各种各样风格的作品和故事,只要不是违背政策或大方向的作品,都可以坚守,并且都是欢迎的。我觉得你们办节展的姿态是非常好的,让我很喜欢。祝福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可以越办越好,期待之后有更多让人惊喜的作品,也更期待国内新一代的创作者有更好的作品产出。

 

后记


诚然,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哈姆雷特不会成为李尔王。剧情短片创作者在尽情畅想的同时,也不该忘记创作时应时刻怀有真诚,言之有物,持之有故,生命经验和情感温度的传递在剧情短片的创作中不该被忽视。

在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的剧情短片里,观众们又能感受到怎样的力量呢?12月12日,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金鹏短片导演扶持计划发布典礼,我们和你共同期待最别样的那一幕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