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申奥 | 金鹏展翅 金鸡初啼
  发布时间:2020-12-02      浏览次数:133

虽然深圳已是进入秋天的节奏,但是短片人的心却依旧火热。近日,一则消息让小伙伴们热血沸腾。在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上,导演申奥凭借作品《受益人》获得了最佳导演处女作奖。与此同时,今年金鸡奖备受好评的宣传片也是出自申奥导演之手。

申奥导演已经是短片节的老朋友了。在2010年,申奥导演凭借短片《河龙川岗》拿下了首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金鹏最佳短片”、“最佳剧情短片”两项大奖。

十年磨砺,他执导的首部院线电影《受益人》于2019年上映,并收割两亿票房。组委会曾对申奥导演进行独家专访,与他聊了聊他在创作过程中的心路历程。

一年的时间里,申奥导演又经历了哪些故事?获得金鸡奖之后,他的心态又有哪些改变?对于未来,他又有何种打算?近日,我们又和申奥导演进行了一次对话,从而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他的蜕变和成长。

 

CSFF:首先祝贺您凭借《受益人》获得金鸡奖最佳导演处女作奖项,处女作对每个年轻导演来说都有很重要的意义,您的处女作能得到国家级奖项的认可,您有什么感受?


申奥:感谢!感谢!对我个人来说比较平常心吧。获奖前没有刻意的期待,获奖后心态也很平和,就把它(获奖)当成一个新起点吧,可能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努力。我可能更多精力注重在向前看,专注未来和下一步的计划上,所以心情确实比较平和。

 

CSFF:您30多岁获得金鸡奖,而十年前您的作品《河龙川岗》获得首届短片节金鹏最佳短片,一个长片,一个短片,两个都有分量的奖,两个不同的人生阶段。这次获得金鸡奖后,回首当年的金鹏奖,您觉得它在您的导演生涯中是怎样的一个位置?


申奥:这会让我接下来的一些工作开展更顺利。其实我觉得人还是要往前看,已经过去的事情,我都不会过多的倾注注意力在上面,我会更多地思考未来。但十年前获得金鹏奖的肯定,的确是给我后续的工作提供了很多的便利、很多的资本,最重要的是让我积累了一些话语权。金鸡奖也一样,我希望下一步能比上一步顺利。

 

CSFF:这两个奖项、这两次经历,您觉得对您的未来的生涯会有哪些比较特殊的意义吗?


申奥:其实我拍完这两个作品之后的感受是有些相似的。对于这两部作品,我都没有很强的信心,也充满了遗憾和挫折。这两部作品都是在制作完成之后很久才获得了一个奖项,但是两个奖会一定程度的缓解我作品完成之后的那种不自信。

 

CSFF:虽然奖项来的有些迟,但是它们却给您提供了一个新的起点,让您能就此朝前看,也是给您的一个鼓励。


申奥:是的,尤其是来自行业前辈的鼓励。

 

CSFF:去年接受短片节采访的时候您曾谈到,《受益人》这部电影您最大的挑战是选择做一部让“别人”满意的电影还是自己满意的电影,如今电影在金鸡获奖,再回想当时的这个所谓“挑战”,您的想法有没有什么变化?


申奥:有变化,我一开始是觉得这是个选择题,但是后来才意识到这不是外界客观因素的原因,大多数是自身的原因。如果自己的能力积累和最初期的一些选择能够正确的话,在开始这个电影之前不太会面临这个问题。但恰恰那个时候我没有经验,能力也不足,才造成了在初期一些工作没有做扎实,导致到后期不得不面对这个选择。从那之后在作品创作的时候方方面面都有改变,尤其是自己的改变是最大的,这样就会在流程上在初期把这个痛苦的选择提前规避。我觉得在未来能够做到我自己满意,大家满意,这两件事本质上并不冲突,我也是普通人。

 

CSFF:获奖之后,回望这十年,您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对导演这个职业的认知和理解又有哪些转变么?


申奥:我觉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电影的认识都只是皮毛。只有真的在上手操作电影的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学习。之前都是一些务虚的学习,真正开始拍(电影)才叫务实的学习。短片跟长片看起来是长短的关系,其实不是的,它们所有的单位和单元都不一样。我之前算是一个短片还可以的导演,但是其实对真正的电影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的。在签约坏猴子之后,在宁浩监制的指导之下的这四年里我才算比较密集和专注地学习和研究电影,这和在大学里那种务虚式的学习都不太一样。

在原来做短片的时候,大量的不可操作的想法在我们的交流当中出现,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比较天马行空,但真正做长片电影的时候,身上要背负的是那么多的资方、那么多的合作者,所以说它们的单元、单位都不一样。

 

CSFF:正好借您这个回答,我们想到一个被反复提及的问题——短片和长片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从以前拍短片到现在的长片获奖,我想您比作为短片导演时更有发言权了,如今您对长片和短片的关系有什么新的理解?


申奥:短片表面上是跟长片就是长短的区别,其实完全不是的。从投资来讲,短片和长片在时长上只差个2到3倍,但是从制作规模来说可能会差1000倍。我们在说短片制作费用的单位都是万这个单位,然后说到长片都是几千万甚至上亿,其实它们差几千倍。

另外,我觉得短片不是一个摩托车跟汽车的关系。短片可能只是长片的方向盘,它是长片的一个零件,这两者不是可以放在一个区间里去做比较的。长片如果是一个汽车,那短片就是一个方向盘。你先把方向盘打明白了,你才有开车的可能,但完全不是说你会打方向盘,你就是会开车。开车还有一大堆别的东西,比如说挂档、刹车、油门离合等等,很复杂。短片只是其中的一个钥匙和方向盘。

 

 

CSFF:您十年前在短片节获奖时的感言“希望自己做这样的somebody”,虽然在有些人看来那是您的年少轻狂,但一路走来您用作品和努力证明了自己就是“这样的somebody”,这对于短片节平台的年轻创作者们也是一种莫大的鼓舞!对于怀有梦想的年轻创作者,您有哪些经验或者心得可以与他们分享?


申奥:就拿这句话来说吧,当时我确实有些年少轻狂,但是当时确实也年少,才二十出头,现在都三十大几了。我现在真的觉得一个导演在一个电影的流程里,太渺小了,但是同时他又很重要。导演很难去左右一些趋势,也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表达放得那么多、那么大。但是你的精神力量可以是鼓舞全组一起往前的动力。所以,我觉得就是要把自己姿态放低一点。我现在极其的平和且谦虚,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可以算是知耻而后勇吧。

 

CSFF:从和您的对话中能感受到,您现在谈及获奖和过往心态的确很平和。


申奥:任何东西,只有对我的下一步有帮助,可能我才会有最直接的感受。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因为该困难的事情还是会困难,该遇到的麻烦还是会遇到。在心态上,我们还是需要有巨大的耐心的。

 

CSFF:大家都很期待接下来您还有什么作品计划?或者您希望未来在哪些方面做更多尝试?在这里可以跟我们透露下么?


申奥:我未来已经有三个片子在排队了。我是不会拍完一个片子再去找下一个片子的,在拍摄《受益人》之前,我基本就已经确定了下面我大概要做什么,然后拍完这一瞬间就迅速投入到了下一个片子的准备当中。下一个片子已经准备挺长时间了,明年会进行拍摄。

最近我刚看完那个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我非常崇拜他。我觉得无论片子拍得怎么样,作为一个导演,就要持续地拍下去,不停地拍。

 

CSFF:今年短片节还有一周要举办了,您对今年短片节有什么样的祝福?


申奥:哇,今年过得太快了。我们虽然是短片节,但这个短片节举办的时间已经挺长了,很多电影节都很难坚持下去,而且我们今年也听到了足够多的坏消息,但是现在我们的短片节又要举办了,算是今年年尾的一个好消息。我希望咱们短片节能更加长久地举办下去。 

 

后记


从《河龙川岗》到《受益人》,十年间,申奥脚踏实地,在实现电影梦想的道路上留下自己成长的坚实脚印。与此同时,经过十年的挖掘和培育,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平台为影视行业输送了一批优秀人才。从《打,打个大西瓜》的牛刀小试到《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大显身手,我们见证了导演杨宇(饺子)的厚积薄发;从《救赎》的初露锋芒到《瞄准》的好评如潮,我们见证了导演乌尔坤别克·白山拜的博观约取;从《被称赞的孩子》的崭露头角到《蜻蜓少年》的一鸣惊人,我们见证了导演陈志敏的百炼成钢。

十年间,短片节见证了许多年轻短片人从青涩到成熟的成长与蜕变,更为他们如今取得的成绩高兴而骄傲。在今年,又有哪些导演和他们的作品能脱颖而出,在未来掀起影视圈的新风暴呢?12月12日,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金鹏短片导演扶持计划发布典礼,我们邀您一起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