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 | 平台争先抢占“短剧”市场,为何大部分影视公司还是“望而却步”?
  发布时间:2020-04-24      浏览次数:314

“当代年轻人的时间紧张,追个剧都要开二倍速。”

网友一声感慨道出了当下观众的心声。如今,市场上不乏影视作品为了拉长集数,客观上造成了叙事拖沓的问题,不仅影响了观众的观看体验,还降低作品的艺术水准。

最近,网剧《我是余欢水》获得了网友的热议,由郭京飞出演的余欢水,完美写实了“中年男人”这个群体,道出了小人物的悲与喜,引发观众共鸣。据统计,该剧在腾讯平台总播放量达2.7亿。让观众叫好的原因,不仅是其精彩的剧情,精简的剧集也成为吸引观众的亮点。该网剧仅有12集,与常规剧集相比,体量大幅精简,完美契合了当下年轻观众的观看习惯。

网友的“吐槽”引发了广电总局的重视。在2019年,在《关于深化影视业综合改革促进我国影视业健康发展的意见》的文件精神指导下,广电总局已对“有效解决注水问题”的相关措施向行业征求意见。今年2月出台的《通知》更是明确提出,电视剧网络剧拍摄制作提倡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剧集创作。广电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电视剧的集数长短应当取决于内容,具体集数需要根据剧情丰富与否具体分析。当前国产电视剧有集数偏长甚至注水的倾向,已经引起一些观众的不满甚至弃剧,应当及时加以引导。”

短剧《我是余欢水》的爆火,使之成为现实题材短剧集精品化的一次有效实践。未来,短剧是否会成为影视创作大势所趋?爱优腾三大平台又是如何部署的?

 

三大平台加大短剧储备,短视频平台购买版权“二次创作”


在广电的高度重视下,短剧之于各大视频平台,早已成为重点部署的对象。

首先体现在三大视频平台与影视公司的合作规则上,早在2019年,爱优腾分别发布关于短剧分账规则。腾讯视频发布了关于“火锅剧”相应的激励规则以及合作方式,通过流量补贴的方式,扶持创作者制作多元化的优质火锅剧,这里所指的火锅剧,每集时长1—10分钟,具备完整的叙事;爱奇艺短剧的布局相较于腾讯视频,在内容标准上更加倾向于竖屏剧,且正式上线了“竖屏剧”的剧场,例如《生活对我下手了》《导演对我下手了》《只好背叛地球》系列;优酷发布全新的“网络剧合作白皮书”,鼓励短剧的创新,并指出在策划短剧时,对于单集时长大于5分钟,不少于12集的优质短剧,优酷将追加投资。

进入2020年,爱优腾三大视频平台储备的短剧在数量与类型上都有着明显的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三大平台在2020年总计储备了12部待播精品短剧。爱奇艺待播网剧《在劫难逃》《沉默的真相》《隐秘的角落》《非常目击》《十日游戏》;优酷待播网剧《白色月光》《回廊亭》;腾讯待播网剧《双探》《摩天大楼》等等。

2020年,高质量短剧也频频出现在观众的视线当中,年初爱奇艺独播的12集网剧《唐人街探案》就让观众过足了一把悬疑片的瘾。《唐人街探案》不仅是唐探IP的一次衍生和拓展,更是网剧创作的一次革新和探索,具体表现在“唐探宇宙”的人物关系和对网剧质量的提升上,不少观众表示,该剧的拍摄达到电影的质感。

再看爱奇艺热播剧《危险的她》,该剧讲述了四位女性联手复仇,在绝境中自我救赎,扑朔迷离的“设局”故事。作为一部短剧,它体量仅有14集,制作精巧,不少观众表示,“这个剧有点悬疑,有点惊悚,有点费解,电视剧尽管疑点重重,但只看一集压根不过瘾。”

腾讯独播的竖屏剧《通灵妃》每集仅有1分钟左右,上线数日,该剧抢占 B站的热门榜、电视剧榜、搞笑榜第一,一周全网播放量破亿,甚至有不少网友调侃,“节奏太快、不过瘾”“希望开放0.5倍速”。

而优酷平台则推出“精编短剧”频道,对《甄嬛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珠格格》等热播剧进行了重新剪辑,大约每集5分钟左右。

此外,除了三大视频平台,种种迹象表明,短视频平台在内容、产业生态和渠道等多方面均对短剧发力。据悉,快手早在2019年4月就成功开辟了快手小剧场板块。在抖音,越来越多网友拿抖音看剧,在2019年的抖音创作者大会上,“剧情”被归为涨粉最强势的垂直类型,创作超短剧、解说剧情等“剧情”类账号深受网民的喜爱。此外,短视频平台近期也在大量收购老剧影视版权,供用户团队碎片化二次创作。

 

头部公司倾向“利润大”的长剧,小公司认为短剧只够“保本”


尽管短剧的发展前景被行业人士普遍看好,但头部影视公司和小型影视公司依旧只能“望而却步”,这又是为何?

从市场来看,我国目前的电视剧市场是制播分离的模式,制片方拍了一部剧之后,按照集数卖给电视台或视频平台,依靠版权售卖和广告植入实现盈利。在这样的市场逻辑下,制片方和平台方都倾向于通过延长剧集来摊薄成本。长剧变“短”,意味着制作方要控制成本,大部分老牌影视公司认为短剧利润有限,因此不愿意制作短剧。拿今年制作成本偏高的短剧《唐人街探案》来说,尽管观众的反馈较好,但是站在承制方聘亚影视的角度而言,网剧《唐探》是为了给电影《唐人街探案3》铺路,从而实现网影联动,单从网剧制作的回报率来看,它并非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头部影视公司嫌利润小不愿意试水,小型影视公司依旧不看好“短剧”,尤其是竖屏剧。有业内人士吐槽过,“投资竖屏剧的钱,不如在抖音开一个剧情号。”很多业内人士表示竖屏剧的存在就很尴尬,“竖屏剧在视频平台里生存着,它既没有在抖音里面那些剧情类账号门槛低,也无法通过短暂的时间成为有长尾效应的短剧。”

竖屏剧对于制作方来说,赚钱吗?真正制作过竖屏剧的承制方给出的答案是“可以保本”。一般竖屏剧的制作成本是1500元到2000元之间,之所以每集的成本控制在这个价位,原因是有的视频平台购买独播剧的最低评级就是2000元一集,也就是说只要把成本控制在2000元一集,制作竖屏短剧是不存在亏损的。

如何确保竖屏剧一定赚钱呢?除非项目标准达到S级。这样平台给的保底金额会从2000元1集变成1万1集,不算上后期的流量分成,一部竖屏剧的利润可以达到4倍。但这个假设很快被部分业内人士质疑,他们认为,“2000元一集的创作成本,内容质量无法达到S级的水平。”按照平台制定标准,拥有S级制作水准的竖屏剧不仅需要好的剧本,在画面呈现上更需要极高的要求,能够让观众在短时间通过颜色、环境,就能够一目了然的知晓将要播出的内容。

此外,有业内人士透露,制作竖屏剧如果要和平台联合招商,也就是在项目PPT启动的时候开始招商,那么平台会抽取招商分成,在一定程度上拔高了招商门槛,“打个比方,一个项目的成本是20万, 一集成本1万,一共20集。那么招商的目标可能是28万,8万是制作方的利润,但平台要分走7万,这样你的招商目标就是35万,但如果无法吸引到35万的投资,那么制作方就只能压缩成本或者缩减利润,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存在亏损。”

联合招商指的是,平台拿着影视公司的项目去招商,最后再把分好的钱拿给影视公司去拍摄,无形中也就是影视公司替平台打了工。很多影视公司不会采用这样联合招商的模式,从而选取独立招商,但这样依旧避免不了风险,“独立招商的竖屏剧近期也不好做,如果平台选择给保底,那么保底的价格有可能会很低,平台会在制作上挂联合出品。如果平台不给保底,那么平台很有可能在评级上就会压价。”不乏行业人士感慨,“现在的竖屏剧越来越难做。”而出现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利润的微薄。

不可否认,短剧越来越被观众、平台看好,平台之所以看中短剧一方面源于观众的需求,另外一方面则是看重它背后的付费商业逻辑。但要想在抢滩的同时,真的把短剧给做强做大,是需要一套成熟的内容运作机制和合作模式,让处于保守观望和没信心的制作公司主动尝试创新。

中国国际新媒体短片节组委会
监制|孙见春 责编|刘路阳
作者|壹蓓 来源|第一制片人